今天快三开奖内蒙古:第157章 暴揍皇子(1/2)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

    平康坊里其它的貴族名門,看著李靖家的瘋婆娘居然這么輕易的就往崇賢館里塞了個次孫進去,驚訝之余不由的轉動起心思來。

    “三郎,褚館主來了?!?br />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“褚家大郎?!?br />
    秦瑯一時沒想起褚家大郎是誰,不過等到一騎來到近前,叉手見禮后,他才想起來,原來這位褚館主褚大郎是學士褚亮之子。褚家在文壇可是極有名聲的,禹州陽翟褚家,數代都是文壇大佬。

    褚亮曾祖仕南梁為御史大夫,祖父為太子舍人,父親為南陳秘書監,他自己則做過陳朝的尚書殿中侍郎,隋朝東宮學士,煬帝太常博士,后來自負才名的楊廣妒忌這些大家的才情,便把薛道衡、王胄殺死,把褚亮貶謫。

    楊廣的文才可是相當有名的,能夠讓他妒忌的殺人貶謫的幾位大家,自然就更加出眾。褚亮后來在隋末時,還被西秦霸王薛舉征召去做了宰相,再后來薛家兵敗后他攜子歸唐,成為李世民的十八學士。

    這個褚遂良是褚亮的長子,之前一直跟著他爹在學士府里幫忙,并師從歐陽洵和虞世南學習書法,但天賦極佳,早已自成一派。李世民為太子后,改門下省修文館為弘文館,以原秦王府十八學士,以本官兼弘文館學士。

    但因杜如晦等學士如今都身任要職,所以弘文館中事務,平時倒都是由褚遂良主持,故人稱館主。

    皇帝新設崇賢館,本來褚遂良也是熱門的館主人選,可不知道后來,怎么的卻成了秦瑯做了館主。反倒是褚遂良這位書法大家,如今被皇帝從弘文館調來崇賢館,做的卻是十八直學士之一,負責教授太子等書法。

    說起來,褚遂良現在是秦瑯的手下員工。

    “遂良拜見館主!”

    秦瑯對于那些書法特別好的人,向來是既尊崇又有些怨念的,因為他小時候曾被逼學了十年的書法,那個苦啊,寫不好就要挨打挨罵,經常是枯燥的臨摹、練字,筆都不知道寫禿了多少枝,墨水用掉了多少瓶,但最終也沒能如父親愿成為一個書法家,字依然寫的很一般。

    所以那個時候,秦瑯特別厭惡書法,甚至最后連那些書法好的人也厭惡起來。

    褚遂良三十出頭,可一筆書法卻被稱為大唐四大家之一,讓秦瑯不免羨慕妒忌恨了。

    他吱吱唔唔半天,扭扭捏捏的。

    “褚大郎有事但說無妨!”

    褚遂良于是扭捏的說起,他也想讓自己兒子到崇賢館讀書。

    他兒子今年六歲,年紀不合格,而且褚遂良的品級也不夠,他爹也不過是個縣男,還是先前皇帝登基,給五品以上職官無爵者授爵一級,一個虛封男爵。

    可看著張出塵這么輕易的把次孫塞進來了,褚遂良也動了心思。

    “我當是多大的事呢,褚大郎你可是我們崇賢館的直學士,太子之師,自己孩子送來館里讀書,不也正好照顧嘛,這個事情,我做主,收了?!?br />
    “多謝館主!”褚遂良高興萬分。

    褚遂良千恩萬謝的拜過,然后趕緊騎馬往回趕去叫兒子上學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等秦瑯騎馬出平康坊門時,身后已經跟了十幾個年輕孩子,皆是坊中貴族高官子弟,原本都是沒選中崇賢館的,如今都走了秦瑯后門插班了。秦瑯對于這些貴族子弟,笑著都收下了。

    東宮,崇賢館。

    五更三點。

    秦瑯坐在一張靠背小馬札上,手里拿著一條馬鞭,身邊是他的家兵黑云長劍隊。因是在東宮,所以各個除了鎧甲刀劍,只持齊眉長棍立于他身后兩側,守住館門。

    程咬金借著帶超乘軍巡邏之名,過來跟秦瑯搭訕聊天。

    沒聊幾句,急性子的老程便轉到了讓兒子插班這事上。

    老程現在有六個兒子,老大處默,如今是百騎校尉、千牛備身,老二處亮,為左衛親衛隊正。老三處弼,是東宮翊衛,這三個都是嫡出,也較年長,并且都不是什么讀書的料,之前也在國子監混了幾天日子,早早就都被他想辦法安插到三衛當差了。

    “三郎啊,你程叔我不是還有三個庶出的逆子嘛,打小也都是不長進的,可這三個家伙只是庶出,他們不能跟處默處亮他們比,處亮他們是嫡子,將來再不濟,也還不會差的。但處寸處立和程俊,若是自己不努力,將來連個官都當不上的?!?br />
    “程叔想啊,咱們兩家關系向來不錯是吧?現在你在這做崇賢館主,我就想讓你幫個忙,招收你那幾個弟弟過來讀書?!?br />
    老程有些不好意思,自己要讓庶子來崇賢館讀書,要求過份了點,可自己這個當爹的不給庶子們謀個出路,將來又有誰會管他們呢。

    “程叔,只要年紀在七到十歲間,都可以送來?!?br />
    “都送來?”老程一愣,原本他想的是讓秦瑯從三個庶子中挑一個過來讀書,誰知道他居然說全送來。

    “要送就都送來,不過呢,雖然送來能收進崇賢館,但不會是太子那個班?!?br />
    老程一拍胸膛,“只要能進崇賢館,不管跟不跟太子一個班都沒關系?!?br />
    對他來說,庶子送進崇賢館,那就是鍍金來的,以后有這個太子同學的名頭,就足夠了?;拐嬤竿桓鍪鈾徒?,還能跟太子玩成兄弟關系不成?

    老程笑哈哈的走了。

    尉遲恭又來了。尉遲恭走了,侯君集又來了。

    秦瑯很納悶,怎么的今天這些家伙都不用參加朝會,或是做事嗎?

    不過眼看著五更五點已到,但是皇帝欽定的那三十六名崇賢館生員一個沒到。反倒是那些陪讀的學生,一個不落的全到

    連秦瑯今天額外走后面收下的也全都在這等著。

    裴行儉給秦瑯端來一杯茶水,“三郎喝水?!?br />
    裴行儉現在和羅通一樣,都被秦瓊收為義子,就養在親仁坊里,這次崇賢館開館,秦瓊的三個兒子,都才兩三歲不夠年紀,最后秦瑯把跟李存孝年紀差不多的裴行儉接來,讓他一起插班。

    褚遂良等十八名直學士站在館前,看著安靜的場面,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那三十六名學生,每個都來頭極大。雖然昨日館主再三交待今天不得遲到,但看來他們并沒有放在心上啊。

    “關閉館門!”秦瑯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館主,太子他們還沒到呢?!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時間已到,關閉館門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